我们来时初心相伴,老兵走时红色尽染
  作者:王灵航  时间:2019-08-29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拾起一盏弯月,把历史沏成浓浓的茶,慢酌细饮,看东方雄狮,看铁建劲旅。逝水流年,凡尘落素。飘扬的红旗点缀着岁月的光辉,而我们就像每一颗钻石遇见了欣赏的工匠,我们遇见了红色;红色在飘扬的铁旗中磅礴尽染,我们在初心的萌芽下不负流年。“其作始也简,其将毕也必巨。”70年来,我们在党的坚强领导下,迎来了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,前所未有地焕发出了新的蓬勃生机;如今的中国像盛竹、像猛狮、像红日、像绿树成荫、像飞龙在天、像奔腾江河,人生经历了两万五千五百五十个日夜,旗帜已经篆刻了七十个年轮的辉宏岁月。

人生有作为,奋斗为根本。有一种坚守红色梦想的革命初心,有一种要持续到中国梦实现的美丽最后的约誓,你坚守过无数的艰难工地,于此生此身,要在人间相寻相觅最美的中国建设,你是领群的雁,甘愿于云间散播红色,折翅敛羽也要寻百年来流散于洪流乱烟中的民族自信和民族道路?交通顺则百业兴,道不通则事不成,你走过多少个春去秋来,多少丈人间红尘,你来到泥泞荒地,虽然修路栈桥泥沤孤寂,你依旧认出那疲惫的面容正是你魂梦所系的中国正道,那沙哑的嗓音正是你所盼望的清脆,那竖立在五星红旗旁的铁旗就是从旁人的眼眸看出你最真实的身影,你知道,那是我们唯一的辨认—铁建精神。

能在最好的年华里与你,是彼此的幸运,而我的诗只是一种意外,意外的发现了你的美,于是我写下了一首赞美的诗,诗中有个人的情感,有铁建的雄风,更有国家的昌盛;一首春心的诗,诗里是百花的乐章,是蓝天白云,亦是青山绿水;一首奋进的诗,诗眼满是奋斗的故事,故事由红色开始,而红色由这首诗开始:

《国红铁兴路》

一夜秋雨一夜寒,一梦梨花一梦开,

凭君挂念旧时月,半疆荒云半离山;

今日喜从国岁来,当思革命万卷书,

明朝铁建桥与路,尽染枫红待河山。

祖国逢盛世,老兵传红色。无声的戈壁,你是一位沉默的诗人,没有落笔的痕迹,却有铁建的风采;远在边疆的我们,看着飘扬的红旗,虽身在千里无人处,亦要为基础行业添砖增彩,点燃着戈壁滩的星星红火!年至花甲的办公室主任本该在社区里养花闲谈度余生,在公司的一声召唤下,他义无反顾的扛起老党员的旗帜,从天府之国四川成都,进军边疆戈壁沙漠,他也是最早到项目部来的几个人,因为不舍自己的孙女,还把他可爱的5岁小孙女带到了新疆,小孩子爱哭,每次主任都把她拦在怀里,跟她讲王震将军建设边疆的故事,小女孩虽然还听不太懂,但她还是静静的躺在爷爷的怀里听着红色传承的故事,后来因为上学小女孩离开了,送别的时候看到了主任的眼角是湿润的,可他还是坚持着每天重复而熟悉的工作,远离城市、奉献余晖,还拉上自己的老伴一起漫步在气候无常的戈壁中;若是你觉得几百公里算远途的话,那么证明你未远行过,主任每个月至少八、九千公里的忙碌,还都是戈壁沙路,这就是老骥伏枥,志在建设的老同志,优秀的铁建老兵若是心中红色开,人生何必千千结。

身边有老兵的故事,亦有青春的宣言,在红色插遍的大地上,正生长铁建的初心。

壮语只寄五星旗,风华盛茂正当时。铁建作为一个施工单位,由于工作性质和工作要求是不太适合女性从事的,就在项目部筹建的时候,大部分是不愿意来边疆的,更别谈女性了,为了不让其他同事到这个偏远的地方,她主动申请了,有的财务人员听说要来戈壁滩甚至要辞职,能从繁华的都市来到百里无人区的地方已经很了不起了,更别谈用泛黄的水洗澡,在办公室里不算宽敞的地方居住了,尽管财务是繁琐的、是重复的,但是我们的高部长还是那么乐观、那么敬业,因为我们远在戈壁,网络时有时无,经常无法上传单据,单据无法上传,资金将很难周转,每次高部长都是用自己的手机热点上传的,而没有怨言,因为项目部前期资金紧张,高部长每次到400余公里的市区缴纳税务,都是用自己的钱先垫付的,尽管还有高额的房贷和父母的生活费,尽管已经预支了信用卡,她还如以往,正如她的姓氏一样,娇小的身躯下藏不住一个伟岸的巾帼形象。每次到市区办理事务,回的路上只有风沙与狼鸣作伴,手里还捧着给项目部带来的美食与希望。我曾经问她是什么让一个30多岁的女性坚守在这里,她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在黑夜里睡意正浓的时候给我发了一则消息,内容是这样的:

不是所有的现在都充满希望,

不是所有的希望都向往光明,

不是所有的光明都尽染红色,

不是所有的红色都充满旗帜,

不是所有的旗帜都遍插山河,

不是所有的山河都美如现在,

现在的一切都在孕育未来,

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昨日的初心。

那夜星河正美、微风正熏,仿佛戈壁滩都在闪烁着我们的初心。 清风送走了流光,人民等来了道路,我们走时只有星辰相伴,这就是最美的铁建风景线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